苏继衍

DC死忠/超蝙本命/蝙蝠吹/拔杯

………正版游戏受害者。
EA你的服务器还有救吗???

对,对不起,这个本蝙……我满脑子都是,未亡人,怀孕,Omega………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蝙】叫我如何拒绝(关键词百字小短文play)

叫我如何拒绝  

百字小短文play

关键词:拒绝

#######################################

他早已不再年轻。

纵然他依旧是声名糜绯的钻石王老五,哥谭的宠儿,外表亦抵御不住岁月的浸蚀。眉眼间的细纹,脸颊上的伤疤,皮肤开始松驰,斑白爬上鬓角。

他看着镜子里的中年人,嗤笑一声。悲春伤秋是弱者行径,时光沉淀力量,令强者愈发强大。

他将剃须刀放在架子上,掬水洗干净脸上泡沫,又沾湿手指,用指尖梳理头发。将两鬓灰白的发丝往后捋顺,一缕不乱地露出端整英俊的面孔来。

无懈可击的布鲁西。他最后瞥了一眼镜子,转过身。

氪星人站在门后的阴影里,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双眼在黑暗中隐隐泛红,反射出某种不应属于光明之子的危险光芒。

黑骑士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想,我必须,必须拒绝他。

######################################

大家国庆快乐………虽然我没假。😭😭😭
和基友玩的关键字百字小短文play,我知道很短!别打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既然敢发就别怂比禁我评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腿是什么谁要做太闲吗?我抱谁大腿了你快详细地讲,我一向不撕不站怼你纯粹看你们不爽搅得圈子乌烟瘴气还当自己代表正义要消灭我等混乱邪恶。
来来,我什么嘴脸,你倒是说出来好让我和大家知道一下。

??????tag又怎么了???
阿姨我感觉自己真的老了,不懂现在混圈的年轻人……

怎么说呢,首先,我是吃无差的,但认识我的盆友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其次,我的产出基本都是超蝙,没什么好纠结的;
最后,我不知道今天某些人去问不逆的太太“你为什么和那个吃无差的苏继衍熟?”是几个意思。

请不要强行给我加戏,谢谢。

【EC】Oh~你的甜蜜(蚂蚁!Erik/蜜虫!Charles,NC-17)

仿佛打开了新宇宙的大门!

叁弎:

非常对不起那些猜kinky play的人!因为我变态错了方向!


警告:


1、真的是虫,不会变成人


2、真的是NC-17,作者也真的是神经病


3、请勿自行搜索蚂蚁和蜜虫的相关图片,后果自负。


链接:→随缘←


——————————————————————————————————————————————————————————————————————


***


Erik来到他所管理的这片“牧场”前,用触角点了点门口的另一只工蚁。


对方回过神来,探身嗅了嗅,而后放他通过,自己则顺着树枝离开了。


现在,轮到Erik“放牧”了。


Erik环视了一圈,在这个由泥土和松针搭砌而成的简陋土屋里,一只只翠绿的蜜虫正贴在身下的叶片上,藉由细小的口针吮吸着肥美的汁液。它们大多无知无觉,只凭本能大口大口地吞咽,而后产下甜美的蜜露,供蚂蚁们享用。


作为一只工蚁,Erik倒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他只是觉得无聊,甚至困惑。他曾经试着跟其他工蚁们分享他的感受,但……他们只是拿触角碰了碰他,然后一脸麻木地离开。


日复一日,他们放牧蜜虫的同时也在被更高阶层的蚁后放牧着,Erik不明白生活为什么会是这样,可其他蚁的脑海里似乎就只有筑巢、觅食、喂饲这么几件事。


“一只、两只、三只,”他靠清点蜜虫打发着看守的时间,“四只、五……”
“嗨……”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忽而在他脑海里响起来,“你能听见我吗?”


Erik猛地转过头。


“不是那儿,是这里。”那个声音立刻变得愉快了起来,“在墙边!”


Erik顺着他的指示往墙角看去,入目是一只娇小的蜜虫,与贪婪进食着的同类们不同,它孤零零地靠在墙边,此时正扬起触角向他示意。


“我……”Erik试着在脑海里回答,“我听见了,是的,我想我听见了。”


“噢,太棒啦!终于有回应了。”那只蜜虫快活地欢呼,Erik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像春天的雨,一小滴打在他的识海里,荡起浅浅的涟漪。他爬过去,越过那么一大堆只凭本能苟活的虫子,向这方寸间唯二的灵魂攀去。他盯着那个小个子,好奇地发出质询。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的脑袋里?!”


“嗨朋友,冷静……唔,我是说,很高兴认识你!”那只小虫子抬起脑袋,蹭了蹭他的前肢,然后颤抖着打了个喷嚏,“——阿嚏。”


“噢,很抱歉。”Erik用触须挠了挠脑袋,“我的腿上都是信息素的味道,这帮助我们蚂蚁分清楚彼此的身份。”


“唔……没关系,我只是想打个招呼。”小虫揉了揉鼻子,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你好,我是Charles。”


“Erik,”Erik也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Charles,你为什么能这样跟我说话?”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Charles说,“我从卵里孵化出来时就会了,我试着跟大家沟通,但是没人理我。后来我大着胆子跟你们这些守卫说话……”


“蚂蚁,”Erik说,“我们是蚂蚁。”


“嗯,我试着跟蚂蚁们说话,也没有得到回复……直到你,我的朋友!”Charles兴奋地拿腿蹭了蹭脑袋,“你回复我了!”


“所以……我是特别的?”


“当然,”Charles说,“我们俩,都是特别的。”


Erik沉默地打量着Charles,后者正快活地抖着触须,似乎觉得这是件值得庆祝的事。


“你觉得这是件开心的事?”Erik问,“我们周围有那么多虫子,但却只有我们俩是特别的?”


“唔,你为什么这么悲观呢,我的朋友?”Charles回答道,“我们所处的地方才多大啊,走出这片叶子,走出这颗树,甚至走出这片森林,我们能遇到多少新的朋友?说不定……说不定我们还会遇到更多不一样的伙伴,也许我们的‘特别’并不‘特别’。”


Erik看着它侃侃而谈的样子,心里却并不是很高兴。


“你是说……你要离开?”


“当然啦,”Charles说,“我总不能一直被关在这个地方吧。”


Erik并不想他离开。


他在只有一人的世界里呆了那么久,忽而有个可爱的小家伙闯了进来,兴高采烈地跟他打招呼,然后,又忽而说——他要离开。


怎么想都无法接受。


“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有趣的家伙。”Erik说,“你说的很有道理,Charles,只除了一点。”


“什么?”Charles疑惑地问,“我说错什么了?”


“不,不是说错,而是忽略。”Erik说,“你忘了——蚂蚁是守卫,Charles,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Charles圆溜溜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它的触角却懊恼地耷拉了下来,一时间,气氛凝滞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我其实挺愿意跟你做朋友的。”Erik说,“但,你瞧,我毕竟是只蚂蚁。我……很抱歉。”


他后退两步,准备离开,但Charles却伸出触角勾住了他的后肢。


“那个……阿嚏!”Charles又打了个喷嚏,“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不是说离开的事,我是说……我们好不容易才遇到彼此的,不是吗?”


Erik盯着他的眼睛,有点动容。


“你要我帮助你离开,”Erik想了想,“那么,你能给我什么帮助呢?”


“帮助?”Charles呆了一下,然后忽而意识到了什么,“我……我生下来就在这里关着了。”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肚皮,“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但……如果你想要的话,我……我可以给你我的蜜露。”


蜜露?Erik暗自思忖,这并不是一个坏主意。蚂蚁提供蜜虫食物,给予他们保护,蜜虫则分泌蜜露给蚂蚁舔食,这样的关系由来已久,并不稀奇。包括他们所谓的“放牧”,也是对蜜虫的集中看护。


这很寻常,但现在想来却令他有点不舒服。


“你给别的工蚁吸过蜜露吗?”他问Charles。


“啊?”Charles呆了一下,“没……没有,我不想,我是说……我总觉得这样,很怪。”


“那给我吸就不怪了吗?”Erik追问道。


Charles涨红了脸,几乎有些不知所措,“你……你跟他们不一样。”


这是个令人愉快的答案,Erik想了下,答应了。


“那好吧,你给我蜜露,我带你出去。”


“现在吗?”Charles局促地问。


“现在。”Erik回答道。


“那你转过身去。”Charles说,“我要准备一下。”




→两只下流的虫子←




“不……不客气。”Charles努力找回一些理智,“那么,我们该怎么离开?”


Erik凑过来嗅了嗅。


“干什么!”Charles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


“还不够。”Erik说,他把挣扎着的Charles扯过来,重又团团抱住,“你还要再在我怀里待一会儿,多蹭点信息素。”


Charles恍然大悟地停止了挣扎,趴在Erik的怀里等着工蚁的信息素浸染全身。无聊的等待中,他抬起头,对着Erik发了会儿呆,视线从他刚硬的线条滑到紫红色的外壳上。


“嘿,Erik,”他头晕脑胀地说,“就一只工蚁来说,你还算帅。”


“谢谢。”Erik似乎没听出他的言下之意,“准备好了吗?”


Charles猛点头。


他被Erik的第二对胸足抱起来,藏在胸腹之间。蜜虫的身体本就比蚂蚁小很多,Charles乖顺地缩起肢脚,静悄悄地躺着。


“嘘,安静。”Erik说。


Charles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藏在Erik的身体里。他们就这么有惊无险地瞒过了前来换班的工蚁,离开了土屋。在回巢的路上,Erik把Charles带到了一根粗大的树枝之上,将他放了下来。


“看,你自由了。”Erik说。


Charles昂起头,两眼放光地看着蔚蓝色的天空,斑斑点点的阳光穿过树冠,打在他和Erik的身边。


天吶,我自由了。


他兴奋地在Erik的身边打转,目不暇接地观察着从未见过的风景。


“好了,”Erik打断了他的思绪,“那,再见了。”


Charles困惑地看着Erik转过身,继续往蚁巢的方向走去。


“等……等一下,Erik!”


“嗯?”Erik回过身来,同样困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Charles发觉他可能误解了什么,或者说,遗漏了一些什么,“Erik,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要跟你一起走?”


“因为……啊,你看……”Charles抖了抖触角,搜肠刮肚地想着理由,“我是特殊的,你也是特殊的,你不想出去找更多特殊的伙伴吗?”


“我不需要伙伴。”Erik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嗯,可是……”Charles努力地想要说服他,“可是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啊?”


“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Erik拿触须推了推他,“走吧,再不走就要被其他工蚁发现了。”


Charles被他推了一个趔趄,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他频频回头看,但Erik无动于衷的表情让他失望。


终于站上枝梢,Charles深吸了一口气,试着挥动翅膀……


“啪嗒。”


他一头栽倒下来,Erik猛地一个前扑,勾住了他的前肢,这才没让他滚下树枝。


“没事的。”Charles慌忙道谢,“谢谢你,我从来没出过远门,可能要适应一下。”


Erik忽然意识到,Charles是走不远的。


蜜虫单薄的生存能力尚且不论,每一批的幼虫,都会在女王的指示下,由工蚁们折断翅膀,从而断绝他们逃跑的可能。Erik也干过这样的活儿,在执行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半点犹豫,但如今,他看了眼Charles,却觉得有种陌生的情绪哽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


“对不起。”Erik难过地垂下了头。


“什么?”Charles摔得晕乎乎的,“怎么啦?为什么要道歉?”


Erik没再说话,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此一无所知的Charles重新爬起来,再次尝试飞翔——而后,再次摔倒。


“不要难过啊,我的朋友。”Charles察觉到了他的悲伤,反过来安慰他,“呃,虽然翅膀不能用了,但我还可以用脚的呀……你看,我可以走路,没关系的。”


Erik摇了摇头。


他真的不想失去Charles,虽然他们才认识了没多少时间。


“如果我跟你走的话,”他忽然脱口而出,“你会再给我吃你的蜜露吗?”


Charles惊讶地昂起了头,然后,有些害羞地笑了。


“当然。”他不好意思地抖了抖触须,“唔……当然可以,我是说,你是Erik嘛。”


“那我跟你走。”Erik说。


他用前肢举起Charles,把他甩到自己的背上。Charles惊喜地攀住了他的外壳,叽叽喳喳地在他耳旁诉说着自己的喜悦。


“我会努力吃很多树液,然后产蜜露给你的。”Charles骑在他背上,美滋滋地许诺,“我保证!”


Erik默默地拨开树叶,顺着树干一路向下,去往Charles憧憬的新世界。


蜜露什么的,其实不太重要啦,他只是想陪在Charles身边,保护他而已。


当然,他是不会傻到告诉Charles真相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