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继衍

DC死忠/超蝙本命/蝙蝠吹/拔杯

??????tag又怎么了???
阿姨我感觉自己真的老了,不懂现在混圈的年轻人……

怎么说呢,首先,我是吃无差的,但认识我的盆友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其次,我的产出基本都是超蝙,没什么好纠结的;
最后,我不知道今天某些人去问不逆的太太“你为什么和那个吃无差的苏继衍熟?”是几个意思。

请不要强行给我加戏,谢谢。

【EC】Oh~你的甜蜜(蚂蚁!Erik/蜜虫!Charles,NC-17)

仿佛打开了新宇宙的大门!

叁弎:

非常对不起那些猜kinky play的人!因为我变态错了方向!


警告:


1、真的是虫,不会变成人


2、真的是NC-17,作者也真的是神经病


3、请勿自行搜索蚂蚁和蜜虫的相关图片,后果自负。


链接:→随缘←


——————————————————————————————————————————————————————————————————————


***


Erik来到他所管理的这片“牧场”前,用触角点了点门口的另一只工蚁。


对方回过神来,探身嗅了嗅,而后放他通过,自己则顺着树枝离开了。


现在,轮到Erik“放牧”了。


Erik环视了一圈,在这个由泥土和松针搭砌而成的简陋土屋里,一只只翠绿的蜜虫正贴在身下的叶片上,藉由细小的口针吮吸着肥美的汁液。它们大多无知无觉,只凭本能大口大口地吞咽,而后产下甜美的蜜露,供蚂蚁们享用。


作为一只工蚁,Erik倒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他只是觉得无聊,甚至困惑。他曾经试着跟其他工蚁们分享他的感受,但……他们只是拿触角碰了碰他,然后一脸麻木地离开。


日复一日,他们放牧蜜虫的同时也在被更高阶层的蚁后放牧着,Erik不明白生活为什么会是这样,可其他蚁的脑海里似乎就只有筑巢、觅食、喂饲这么几件事。


“一只、两只、三只,”他靠清点蜜虫打发着看守的时间,“四只、五……”
“嗨……”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忽而在他脑海里响起来,“你能听见我吗?”


Erik猛地转过头。


“不是那儿,是这里。”那个声音立刻变得愉快了起来,“在墙边!”


Erik顺着他的指示往墙角看去,入目是一只娇小的蜜虫,与贪婪进食着的同类们不同,它孤零零地靠在墙边,此时正扬起触角向他示意。


“我……”Erik试着在脑海里回答,“我听见了,是的,我想我听见了。”


“噢,太棒啦!终于有回应了。”那只蜜虫快活地欢呼,Erik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像春天的雨,一小滴打在他的识海里,荡起浅浅的涟漪。他爬过去,越过那么一大堆只凭本能苟活的虫子,向这方寸间唯二的灵魂攀去。他盯着那个小个子,好奇地发出质询。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的脑袋里?!”


“嗨朋友,冷静……唔,我是说,很高兴认识你!”那只小虫子抬起脑袋,蹭了蹭他的前肢,然后颤抖着打了个喷嚏,“——阿嚏。”


“噢,很抱歉。”Erik用触须挠了挠脑袋,“我的腿上都是信息素的味道,这帮助我们蚂蚁分清楚彼此的身份。”


“唔……没关系,我只是想打个招呼。”小虫揉了揉鼻子,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你好,我是Charles。”


“Erik,”Erik也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Charles,你为什么能这样跟我说话?”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Charles说,“我从卵里孵化出来时就会了,我试着跟大家沟通,但是没人理我。后来我大着胆子跟你们这些守卫说话……”


“蚂蚁,”Erik说,“我们是蚂蚁。”


“嗯,我试着跟蚂蚁们说话,也没有得到回复……直到你,我的朋友!”Charles兴奋地拿腿蹭了蹭脑袋,“你回复我了!”


“所以……我是特别的?”


“当然,”Charles说,“我们俩,都是特别的。”


Erik沉默地打量着Charles,后者正快活地抖着触须,似乎觉得这是件值得庆祝的事。


“你觉得这是件开心的事?”Erik问,“我们周围有那么多虫子,但却只有我们俩是特别的?”


“唔,你为什么这么悲观呢,我的朋友?”Charles回答道,“我们所处的地方才多大啊,走出这片叶子,走出这颗树,甚至走出这片森林,我们能遇到多少新的朋友?说不定……说不定我们还会遇到更多不一样的伙伴,也许我们的‘特别’并不‘特别’。”


Erik看着它侃侃而谈的样子,心里却并不是很高兴。


“你是说……你要离开?”


“当然啦,”Charles说,“我总不能一直被关在这个地方吧。”


Erik并不想他离开。


他在只有一人的世界里呆了那么久,忽而有个可爱的小家伙闯了进来,兴高采烈地跟他打招呼,然后,又忽而说——他要离开。


怎么想都无法接受。


“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有趣的家伙。”Erik说,“你说的很有道理,Charles,只除了一点。”


“什么?”Charles疑惑地问,“我说错什么了?”


“不,不是说错,而是忽略。”Erik说,“你忘了——蚂蚁是守卫,Charles,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Charles圆溜溜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它的触角却懊恼地耷拉了下来,一时间,气氛凝滞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我其实挺愿意跟你做朋友的。”Erik说,“但,你瞧,我毕竟是只蚂蚁。我……很抱歉。”


他后退两步,准备离开,但Charles却伸出触角勾住了他的后肢。


“那个……阿嚏!”Charles又打了个喷嚏,“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不是说离开的事,我是说……我们好不容易才遇到彼此的,不是吗?”


Erik盯着他的眼睛,有点动容。


“你要我帮助你离开,”Erik想了想,“那么,你能给我什么帮助呢?”


“帮助?”Charles呆了一下,然后忽而意识到了什么,“我……我生下来就在这里关着了。”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肚皮,“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但……如果你想要的话,我……我可以给你我的蜜露。”


蜜露?Erik暗自思忖,这并不是一个坏主意。蚂蚁提供蜜虫食物,给予他们保护,蜜虫则分泌蜜露给蚂蚁舔食,这样的关系由来已久,并不稀奇。包括他们所谓的“放牧”,也是对蜜虫的集中看护。


这很寻常,但现在想来却令他有点不舒服。


“你给别的工蚁吸过蜜露吗?”他问Charles。


“啊?”Charles呆了一下,“没……没有,我不想,我是说……我总觉得这样,很怪。”


“那给我吸就不怪了吗?”Erik追问道。


Charles涨红了脸,几乎有些不知所措,“你……你跟他们不一样。”


这是个令人愉快的答案,Erik想了下,答应了。


“那好吧,你给我蜜露,我带你出去。”


“现在吗?”Charles局促地问。


“现在。”Erik回答道。


“那你转过身去。”Charles说,“我要准备一下。”




→两只下流的虫子←




“不……不客气。”Charles努力找回一些理智,“那么,我们该怎么离开?”


Erik凑过来嗅了嗅。


“干什么!”Charles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


“还不够。”Erik说,他把挣扎着的Charles扯过来,重又团团抱住,“你还要再在我怀里待一会儿,多蹭点信息素。”


Charles恍然大悟地停止了挣扎,趴在Erik的怀里等着工蚁的信息素浸染全身。无聊的等待中,他抬起头,对着Erik发了会儿呆,视线从他刚硬的线条滑到紫红色的外壳上。


“嘿,Erik,”他头晕脑胀地说,“就一只工蚁来说,你还算帅。”


“谢谢。”Erik似乎没听出他的言下之意,“准备好了吗?”


Charles猛点头。


他被Erik的第二对胸足抱起来,藏在胸腹之间。蜜虫的身体本就比蚂蚁小很多,Charles乖顺地缩起肢脚,静悄悄地躺着。


“嘘,安静。”Erik说。


Charles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藏在Erik的身体里。他们就这么有惊无险地瞒过了前来换班的工蚁,离开了土屋。在回巢的路上,Erik把Charles带到了一根粗大的树枝之上,将他放了下来。


“看,你自由了。”Erik说。


Charles昂起头,两眼放光地看着蔚蓝色的天空,斑斑点点的阳光穿过树冠,打在他和Erik的身边。


天吶,我自由了。


他兴奋地在Erik的身边打转,目不暇接地观察着从未见过的风景。


“好了,”Erik打断了他的思绪,“那,再见了。”


Charles困惑地看着Erik转过身,继续往蚁巢的方向走去。


“等……等一下,Erik!”


“嗯?”Erik回过身来,同样困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Charles发觉他可能误解了什么,或者说,遗漏了一些什么,“Erik,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要跟你一起走?”


“因为……啊,你看……”Charles抖了抖触角,搜肠刮肚地想着理由,“我是特殊的,你也是特殊的,你不想出去找更多特殊的伙伴吗?”


“我不需要伙伴。”Erik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嗯,可是……”Charles努力地想要说服他,“可是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啊?”


“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Erik拿触须推了推他,“走吧,再不走就要被其他工蚁发现了。”


Charles被他推了一个趔趄,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他频频回头看,但Erik无动于衷的表情让他失望。


终于站上枝梢,Charles深吸了一口气,试着挥动翅膀……


“啪嗒。”


他一头栽倒下来,Erik猛地一个前扑,勾住了他的前肢,这才没让他滚下树枝。


“没事的。”Charles慌忙道谢,“谢谢你,我从来没出过远门,可能要适应一下。”


Erik忽然意识到,Charles是走不远的。


蜜虫单薄的生存能力尚且不论,每一批的幼虫,都会在女王的指示下,由工蚁们折断翅膀,从而断绝他们逃跑的可能。Erik也干过这样的活儿,在执行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半点犹豫,但如今,他看了眼Charles,却觉得有种陌生的情绪哽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


“对不起。”Erik难过地垂下了头。


“什么?”Charles摔得晕乎乎的,“怎么啦?为什么要道歉?”


Erik没再说话,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此一无所知的Charles重新爬起来,再次尝试飞翔——而后,再次摔倒。


“不要难过啊,我的朋友。”Charles察觉到了他的悲伤,反过来安慰他,“呃,虽然翅膀不能用了,但我还可以用脚的呀……你看,我可以走路,没关系的。”


Erik摇了摇头。


他真的不想失去Charles,虽然他们才认识了没多少时间。


“如果我跟你走的话,”他忽然脱口而出,“你会再给我吃你的蜜露吗?”


Charles惊讶地昂起了头,然后,有些害羞地笑了。


“当然。”他不好意思地抖了抖触须,“唔……当然可以,我是说,你是Erik嘛。”


“那我跟你走。”Erik说。


他用前肢举起Charles,把他甩到自己的背上。Charles惊喜地攀住了他的外壳,叽叽喳喳地在他耳旁诉说着自己的喜悦。


“我会努力吃很多树液,然后产蜜露给你的。”Charles骑在他背上,美滋滋地许诺,“我保证!”


Erik默默地拨开树叶,顺着树干一路向下,去往Charles憧憬的新世界。


蜜露什么的,其实不太重要啦,他只是想陪在Charles身边,保护他而已。


当然,他是不会傻到告诉Charles真相的。








END.



我家风老板,已经删了LOF。
你满意了?
刚刚又看到雯太发的那个。
到底是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立场?????
好气啊。想骂人。
ball ball某些小盆友,写暑假作业去吧,别出来祸害圈子了。

穴出本了!!!!(什么)

蝙蝠的穴:

loft也来一发✔是给我超蝙文本的简单一宣,过几天会有更详细的宣传,(主要在微博。

收录了近期的20篇文,有14w+字,多数篇章发表在了在论坛或微博,但是都有重新校对有改动。以下是收录:

1.After drunk

2.Being loved

3.Mad

4.Miss you bad

5.Fall(神父篇)

6.裂痕

7.Got me in chains

8.海陆之间

9.精心准备

10.男友都是捡来的

11.发情的蝙蝠

12.当超人失去超能力

13.轮回

14.魔王勇者

15.失而复得

16.所有权

17.他们的纪念日

18.雨夜

19.身份和游戏(12675字未公开,试阅http://bfdx1005123924.lofter.com/post/1dae549e_103c2776

20.我和另一个他(6459字未公开,试阅http://bfdx1005123924.lofter.com/post/1dae549e_1032528b


然后,算上封面在内,一共9个超蝙家的太太配了十张彩插(突然人生赢家,穴生无所求[二哈][二哈]),先放封面(是不是是不是美炸了??!!)晚些时候给你们看一点(比心比心)[/cp]

小手术【乔米】Jondammi 【PG15】

注意:1.双方未成年注意;乔13,米16设定;

            2.非纯友情向;

            3.PG15!!!未成年警告!!!OOC警告!!!

本来没打算在LOF发,但很多朋友表示没看过,所以还是发一下……唔。

要是看完了警告,那么:http://www.mtslash.net/thread-221855-1-1.html

           

路苏苏的光学镜变成一对红一对蓝啦!!!!怕不是和某博派融合了下火种?😏😏😏

想找K君约画一对超蝙情头,不过想了想,可能根本没有人愿意和我换情头………
哭成狗子。_(:з」∠)_

【超蝙】Love is a war 双A

双A预警 突发PWP 短小 OOC预警 不好吃 以上



####################################


Love is a war.


克拉克觉得这句话体现在他与布鲁斯关系的方方面面。


超人是Alpha。外星基因赋予他远逾地球水准的强悍,成长环境造就他近似人类性征的拟态。这个星球最强大的存在——一个超级Alpha。


蝙蝠侠是Alpha。哥谭暗夜的王者,岁月沉淀成的威严,阅历磨砺出的坚毅。这个星球上唯一胆敢正面挑战钢铁之躯——人类Alpha的巅峰。


两个强大如斯的Alpha共处一室?理论上来说,没有Omega的调节,他们会针锋相对,被对方的信息素刺激、攻击,直至一方臣服,或被撕成碎片。


但,他们相爱,彼此尊重信任,长时间的交往令他们早已习惯对方的气息。另一位Alpha的信息素对他们来说不仅不是威胁警告,反而是安心的讯号。


其他人说黑暗骑士裹挟着锋利的严寒,能冻结哥谭的罪恶,他只觉得布鲁斯闻上去……像松木上的清霜,北极冰原的雪,让他想起孤独堡垒,归属与家。其他人说光明之子灼热如恒星,能将一切焚烧殆尽,布鲁斯却总调笑着叫他:“我的太阳。”


(那个,后续走WB:https://m.weibo.cn/status/4123375988717806?luicode=10000011&lfid=2302836227564930&featurecode=20000180#&gid=1&pid=1